文艺创作有"五忌":忌盲 忌混 忌怨 忌欲 忌伪

时间:2017.05.10 来源:光明日报

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要“努力筑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的文艺高峰”


在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、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,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要“努力筑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的文艺高峰”。毋庸置疑,“筑就文艺高峰”是大事业、大目标、大实践。高峰之筑就,需要一大批伟大作品,而伟大作品诞生的关键,是需要一大批优秀的文学艺术家。


文艺作品是作者审美素养的体现,也是作者个性品质的折射。要创作出优秀作品,文艺家必须要具有相应的道德素养、人格操守、美学造诣,有不可须臾背弃的艺术准则。择其关键而言,文艺创作有“五忌”:忌盲、忌混、忌怨、忌欲、忌伪。


首说忌盲。“盲”即盲目,就是无目标、无方向。显然,这是艺术创作的绝境,犹入死胡同或茫茫沼泽,以致忙忙碌碌又浑浑噩噩,懵懵懂懂又昏昏然然。艺术忌盲,就是要请高人点拨、与高手过招。齐白石曾苦陷朱耷“冷逸”之风而难自拔,欣然接受陈师曾点化,探索“红花墨叶”,成功“衰年变法”。马蒂斯曾苦于色彩“迷惑”,经毕沙罗指点迷津,追求色彩自由成就“野兽画派”。从艺者,极易陷入抄写他人、重复自我的恶性循环,这是艺术的不幸,也是艺者的悲哀。依艺术演进论,探索气墨灵象,是艺术使命,更是志者担当。


次说忌混。“混”即混事儿,也有蒙混之意。君不见,从艺者中有多少“混事儿”君,以至于被称为阿混者。其中小混者,充其量也就是为谋生端个饭碗,大混者则危害大矣,之中往往是在学界、业界有了一定声望、谋到了一定位置,但早已江郎才尽,却又养尊处优、不思艺进,又不退“既得”,不愿“善终”,还常常招摇过市、每每陈言旧论,害己不说,更在害人,尤害艺术未来。君不悟,艺术史上,哪个大师是“混”来的?正由此,忌混者,谋艺术未来也,践艺术大美哉。


再说忌怨。“怨”即抱怨、埋怨,原意为“怨恨”,《说文》载:怨,恚也。成语“怨天尤人”或“怨声载道”均引此义。从艺者中“混”者多矣,“怨”者也甚。怨者情志失衡,焉能出好作品?林风眠一生多磨难,乃至遭受政治与肉体迫害,可从不鸣怨,终成一代大师。高更亦然,只身孤岛,悲苦身心,却乐观处之,终拥巨匠之誉。事实上,当今创作环境至好,完全任艺者挥洒、驰骋,且尽可悠然、从容。而抱怨必致浮躁,浮躁又必然烦乱。如此,何以致心静?又何能入艺境?


另说忌欲。“欲”即贪欲,是一种强烈负能量之欲望,与常言中利欲熏心、欲壑难填之“欲”相仿或近似。此贪欲之突出表现,是将艺术活动名利化、实用价值化,因而急功近利、竭泽而渔、粗制滥造。艺术是寂寞之道,也往往是清贫之道。艺术史上,有哪个大师是因贪欲而成功的?又有多少人生前满足了虚名浮利,身后却背负骂名?艺术创作是精神的舞蹈、灵魂的飞扬。贪欲之精神、铜臭之灵魂,何以能创造高品位的精神产品?端着空饭碗无法做文艺,举着“欲”头颅同样不能为创作。贪欲者可能获一时之名利,但因品之不洁,必行之不远,并终遭唾弃,必被抛弃。


后说忌伪。“伪”即虚假、不真实,本义为欺诈,如《说文》载:伪,诈也。文艺创作是非常艰苦的创造性劳动,来不得半点的虚假做作,容不得任何的偷工减料。先贤存言:“吟安一个字,捻断数茎须。”“两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流。”无不说明,凡传世之作、千古名篇,都是笃定恒心、呕心沥血之结晶。当下艺伪者,突出表现为刻意运作、自我炒作、投机取巧、见利忘义、低俗媚俗等。艺伪者不可能拿出扛鼎之作、传世之作、不朽之作,也不可能成就自我、实现价值。


文艺家只有真正做到了忌盲、忌混、忌怨、忌欲、忌伪,才能够步入文艺创作的正确路途,才有望经过不懈地砥砺磨炼,创作出“有筋骨、有道德、有温度”的作品。

叶问外传:张天志
武侠

叶问外传:张天

动作大片群星荟萃

叶问
动作

叶问

甄功夫打出国际范

飞驰人生
喜剧

飞驰人生

韩寒沈腾赛车喜剧

新龙门客栈
动作

新龙门客栈

武侠经典群星璀璨

叶问2:宗师传奇
动作

叶问2:宗师传奇

黄晓明苦学甄功夫

惊天动地
冒险

惊天动地

真实再现汶川地震